中央研究院「當代儒學主題研究計畫」概述

An Outline of the Academia Sinica Research Project on Topics in Comtemporary
Confucianism

李明輝(Lee Ming-huei)

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
Institute of Chinese Literature and Philosophy, Academia Sinica

  「當代儒學主題研究計畫」是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籌備處(以下簡稱「文哲所」)自 1993 年 8 月起推動的大型研究計畫。該計畫以 3 年為一期:第一期計劃以「當代儒家對時代問題的回應」為主題,由文哲所主任戴璉璋教授與當時尚在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擔任系主任的劉述先教授共同主持,執行期間自 1993 年 8 月至1996 年 7 月;第二期以「儒家思想在近代東亞的發展及其現代意義」為主題,由劉述先教授與筆者共同主持,執行期間自 1996 年 8 月至 1999 年 7 月。自 1999 年 8 月起,該計畫進入第三期,以「當代儒學與西方文化之互動與比較」為主題,仍由劉述先教授與筆者共同主持;但為了配合政府從 2000 年起將會計年度改為曆年制,這一期的執行期間延長為三年半。為了便於資料蒐集及編輯工作,文哲所也成立了當代儒學研究室。

  此一研究計畫之提出有其直接與間接的背景。就間接背景而言,由於特殊的歷史因素(特別是學術領導人的偏見),中央研究院自大陸遷至臺灣之後,始終未設哲學研究所,而遭致輿論的批評。因為在西方傳統裡,哲學是學問之母,代表學術的靈魂。徐復觀先生曾於1968 年發表〈給中央研究院王院長世杰先生的一封公開信〉,呼籲「中央研究院應成立中國思想史研究所,以甦醒中國文化的靈魂。使孔、孟、程、朱、陸、王,能與『北京人』、『上洞老人』,同樣地在自己國家的最高學術機構中,分佔一席之地。」1

  因此,1989 年中央研究院成立文哲所,可說達成了徐先生的初步願望。不過,臺灣過去雖以繼承儒家的思想傳統自命,但本地的儒學研究一向偏重於傳統儒學;在當代儒學的研究方面,除了個別的學者靠自己的力量進行以外,從來沒有一個機構在這方面推動過集體研究工作,甚至在大學中也很少開設過這方面的專題課程。在這種情況下,「當代儒學主題研究計畫」之提出自然是順理成章之事。

  至於直接的背景,則是中國大陸的學術轉向。大陸學術界在歷經長期的反傳統運動之後,從八○年代起有了轉向,開始正視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與意義,甚至出現所謂的「文化熱」。1986 年 11 月中共當局在北京召開「全國哲學社會科學『七五』規劃會議」,會中通過將「現代新儒家思潮研究課題」列為「七五」期間國家重點研究課題之一,並且通過以天津南開大學哲學系方克立教授和廣州中山大學哲學系的李錦全教授為課題負責人,總共網羅了南開大學、中山大學(廣州)、武漢大學、復旦大學、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吉林大學、山東大學、深圳大學、天津師範大學、華南師範大學、上海社會科學院、浙江社會科學院、安徽社會科學院、廣西社會科學院、天津市黨委學校 16 個單位的 47位學者。他們決定以梁漱溟、張君勱、熊十力、馮友蘭、賀麟、唐君毅、牟宗三、徐復觀、錢穆、方東美、馬一浮、劉述先、杜維明和余英時 14 人為重點研究對象,透過出版學案、資料選編、專著、論文集等方式,對當代儒學進行全面性的探討。由於大陸學術界的人力充沛,一經動員,很容易形成局部優勢,這對臺灣的學術界自然造成很大的挑戰。

  在以上的背景之下,文哲所便決定推動「當代儒學主題研究計畫」。最初參與規劃工作的,除了主持人戴璉璋、劉述先兩位教授之外,還有臺灣大學歷史系黃俊傑教授與筆者。我們認識到:無論就人力資源還是相關背景而言,我們都必須與「現代新儒家思潮研究課題」有所區隔。這不但是為了避免無意義的重複,也是為了發揮我們的優勢。就可以動用的人力資源而言,我們絕對比不上中國大陸。就研究的背景而言,中國大陸的新儒學研究起步較晚,故其重點放在資料的編纂、資訊的蒐集與觀點的吸收上;但在臺灣,由於當代儒學的學脈從未中斷,相關的研究亦始終持續進展,故研究者可以越過大陸學者所從事的基礎工作,直接進行較為細緻的理論探討與批判反省。打個比喻來說,大陸的研究課題有如大規模的粗放農業,我們的研究計畫則有如小面積的精緻農業,彼此的定位不同。再者,為了突顯此一研究計畫的現實意義與時代意義,我們一開始便決定將研究的重點放在問題、而非人物上。這也可以避免某種疑慮,認為我們的計畫是為了宣揚某人或某派的觀點。

  方針既定,我們便開始進行實際的工作。我們的工作分兩個階段進行:首先,我們分批邀請臺、港兩地的學者,就相關問題撰寫論文,在前後三次的小型研討會中發表,並接受批評。這三次小型研討會分別於 1993 年 12 月 18 日、1994 年 5 月 22 日及 1995 年 4 月 22 至 23 日在中央研究院舉行。接著,我們於 1996 年 7 月 9 至 11 日在中央研究院舉辦一場「儒學與現代世界國際研討會」,邀請國內外(包括中國大陸)二十餘位學者發表論文,並且分別針對「學科對話中的儒學」、「儒學與宗教之對話」、「儒學與現代世界」三項主題舉辦了 3場座談會 2。在這 4 場研討會中發表的論文,每篇都經過至少兩位專家的匿名審查,再由作者修訂之後,由文哲所輯印成書。前兩次小型研討會的論文編輯成《當代儒學論集:傳統與創新》一書。第三次小型研討會的論文編輯成《當代儒學論集:挑戰與回應》一書。國際研討會的論文則編輯成《儒家思想與現代世界》及《儒家思想的現代詮釋》二書。以上各書所收的論文篇目如下:

《當代儒學論集:傳統與創新》
劉述先主編,「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二,1995 年
劉述先:〈由當代西方宗教思想如何面對現代化問題的角度論儒家傳統的宗教意涵〉
黃慧英:〈儒家倫理現代化之路向〉
李瑞全:〈當代新儒家與後現代理論〉
吳展良:〈中國現代保守主義的起點:梁漱溟的生生思想及其對西方理性主義的批判(1915-1923)〉
黃俊傑:〈當代儒家對中國文化的解釋及其自我定位─以徐復觀為中心〉
岑溢成:〈熊十力的春秋學與清代今文經學〉
楊祖漢:〈當代儒學對孔子天論的詮釋〉
林鎮國:〈東方鏡映中的現代性─新儒家與京都學派的比較思想史省察〉

《當代儒學論集:挑戰與回應》
劉述先主編,「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三,1995 年
熊自健:〈張君勱的社會主義觀〉
楊貞德:〈胡適的自由主義與「修身」的政治觀〉
林慶彰:〈當代新儒家的周禮研究及其現代意義〉
何信全:〈儒學與現代民主的融通─牟宗三政治哲學探析〉
李明輝:〈性善說與民主政治〉
袁保新:〈試論儒家心性之學的現代意涵及其與科學的關係─兼論當代儒學對西方科技的理解與回應〉
江日新:〈對話律令的可能性和基礎─當代一次儒耶對話的考察〉
陳昭瑛:〈當代儒學與臺灣本土化運動〉

《儒家思想與現代世界》
劉述先主編,「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五,1997 年
傅偉勳:〈佛學、西學與當代新儒家─宏觀的哲學考察〉
黃俊傑:〈儒學與人權─古典孟子學的觀點〉
李明輝:〈儒家思想與科技問題─從韋伯觀點出發的省思〉
顧忠華:〈儒家文化與經濟倫理〉
陳 來:〈現代中國文化與儒學的困境〉
顏炳罡:〈儒學在當代中國之斷續問題─時代的病痛與儒學的回應〉
羅義俊:〈當代新儒家的自我定位與其政治學的現代開展〉
江日新:〈「民族復興之學術基礎」的尋求─張君勱的科學概念與研究政策〉
劉述先:〈新儒家與新伊斯蘭教〉

《儒家思想的現代詮釋》
李明輝主編,「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六,1997 年
蔡仁厚:〈當代儒家的學術貢獻及其文化功能之省察〉
韋政通:〈孔子成德之學及其前景〉
李澤厚:〈初擬儒學深層結構說〉
余英時:〈陳寅恪與儒學實踐〉
黃慧英:〈儒家倫理與道德「理論」〉
李瑞全:〈個體價值之定位─當代新儒學論人之為人的論題〉
鄭家棟:〈孤獨•疏離•懸置─牟宗三與當代儒家的境遇〉
楊祖漢:〈牟宗三先生對儒學的詮釋─回應楊澤波的評議〉
楊貞德:〈論梁漱溟文化保守主義中的歷史觀〉
以上四書均收入文哲所的「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中。此一叢刊是為了展示「當代儒學主題研究計畫」的成果而編輯。第一期的研究成果,除了這四本論文集之外,還有筆者的《當代儒學之自我轉化》一書及政治大學哲學系何信全教授的《儒學與現代民主─當代新儒家政治哲學研究》一書。其篇目分別如次:

《當代儒學之自我轉化》
李明輝著,「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一,1994 年
〈導論─當代儒學之自我轉化〉
〈牟宗三哲學中的「物自身」概念〉
〈牟宗三思想中的儒家與康德〉
〈徐復觀與殷海光〉
〈儒家思想中的內在性與超越性〉
〈當代新儒家的道統論〉
附 錄:〈中國大陸有關當代新儒學的研究:背景、成果與評價〉

《儒學與現代民主─當代新儒家政治哲學研究》
何信全著,「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四,1996 年
第一章 〈導 論〉
第二章 〈梁漱溟論中國民主化的難局〉
第三章 〈熊十力與儒家新外王理論之開展〉
第四章 〈牟宗三論儒學通向民主的辯證進路〉
第五章 〈唐君毅論儒學中的自由精神〉
第六章 〈徐復觀論儒學與自由民主〉
第七章 〈張君勱論儒學與民主社會主義〉
第八章 〈綜論:儒學通向現代民主的難題與出路─從自由觀點之檢視〉

  《當代儒學之自我轉化》所收的論文,代表筆者近年來對當代儒學發展的省思。附錄〈中國大陸有關當代新儒學的研究:背景、成果與評價〉一文對上述的「現代新儒家思潮研究課題」作了詳細的介紹與坦率的批評。我在文中特別強調:「中國大陸新儒學研究的最大阻礙在於意識形態的限制,這項限制形成其研究工作無法突破的瓶頸。」(頁 189)此文最初在臺灣《當代》雜誌第 63 期(1991 年 7 月 1 日)刊出之後,引起了該課題主持人方克立教授的不滿。他在 1993 年第 2 期(3 月20 日出版)的《南開學報》發表了一篇文章〈當代新儒學研究的自我回省─敬答諸位批評者〉,3 作為回應。針對方教授的回應,筆者接著在《當代》雜誌第 90 期(1993 年 10 月 1 日)發表了〈學術辯論與意識形態鬥爭─敬答方克立教授〉一文。時至今日,大陸的學術界已有了不小的變化,非意識形態化的趨勢日益明顯,這自然是筆者所樂見的。何信全教授的《儒學與現代民主》則是第一部對當代新儒家的政治哲學加以全面評析的著作,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筆者認識的幾位西方漢學家,對此書有極高的評價。

  「當代儒學主題研究計畫」在 1996 年 7 月完成第一期的工作之後,外界的一般反應還不錯。於是,我們便繼續推動第二期的計畫,而以「儒家思想在近代東亞的發展及其現代意義」為主題。我們之所以選擇這個主題,是鑒於過去中文學術界的儒學研究始終將視野局限於中國本土,忽略了東亞其他曾受到儒家思想影響的地區,隱然帶有一種「中國中心論」。自七○年代末期起,由於日本及亞洲四小龍在經濟上的快速發展,國內外有些學者重新檢討德國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關於資本主義的理論,而試圖以儒家文化的因素來解釋所謂的「東亞經濟奇蹟」。姑且不論這種解釋是否有說服力,它顯然有一個盲點,即是太過強調儒家思想的共通性,而忽略了儒家傳統在這些地區所呈現的不同面貌。事實上,由於各自不同的歷史背景,儒家思想也以極為不同的方式在這些地區發生作用,而各自形成同中有異的傳統。因此,我們不但有必要將東亞視為一個整體,來考察儒家思想的影響,也有必要就這些地區的不同歷史、文化背景來探討儒家思想在其中所呈現的殊異性。

  國外學術界由於較無「中國中心論」的偏見,反而能從較為廣闊的視野去考察儒家思想在近代東亞的發展,並推展相關的研究工作。例如,1988 年 9 月底至 10月初,日本上智大學召開「儒教與亞洲社會──亞洲儒教社會的比較研究(中國、朝鮮、越南、日本)」研討會,東京大學名譽教授溝口雄三在會中發表題為「儒教與亞洲社會:今日的意味」的主題演講。1990 年 11 月底在日本召開的第一屆「漢字文化論壇」也以「儒教復興的思考」為主題。1994 年 4 月上旬,岡田武彥教授在日本福岡召開了一次「東亞傳統文化國際會議」,其成果輯成《東亞文化的探索:傳統文化的發展》、《東亞文化的探索:近代文化的動向》二書,於1996年由臺北正中書局出版。其中,後一書所收的論文幾乎都涉及近代東亞的儒家思想。

  此外,美國哈佛大學的杜維明教授從八○年代後半期起,便大力推動這方面的研究。1987 年,新加坡東亞哲學研究所召開了一個以「儒家倫理與工業東亞的現代化」為主題的國際會議,事後由杜教授編成英文論文集《三弦集:儒家倫理、工業東亞和韋伯》。4 1989 年,位於美國劍橋的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舉辦了一場以「儒家人文主義在東亞」為主題的研討會,其討論過程由杜教授和另外兩位美國學者整理、編輯成《儒家世界探討:當代關於東亞儒家人文主義的討論》一書。5 1991 年 5 月,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又舉辦了一場研討會,討論儒家傳統在東亞現代化過程中的作用,事後由杜教授編成英文論文集《東亞現代性中的儒家傳統:日本與四小龍的道德教育與經濟文化》。6或許是由於國外學術界的刺激, 中文學術界也開始注意到東亞現代儒學的發展。1992 年 9 月下旬,臺灣清華大學與日本大阪大學合辦「東亞儒學與近代國際研討會」。1997 年 8 月初,中國大陸、日本、南韓三方的學者在北京共同舉辦了一次「東亞儒學暨思想文化國際交流會議」。此外,一份由中國人民大學張立文教授、南韓漢城大學李楠永教授與日本溝口雄三教授共同主編的學術刊物《亞文》也於1996年11月創刊。刊名「亞文」,取「東亞文化」之義。其中所收的論文以討論儒家思想者居多。

  在上述的背景之下,我們開始進行第二期的計畫。我們按照第一期的模式,陸續舉辦五次小型研討會及一次大型的國際研討會。在第一次小型研討會(1996 年 12月 18 日),我們邀請各地學者提出論文,分別介紹現代儒家思想在中國大陸、臺灣、日本、韓國及新加坡的狀況及發展,為這個研究計畫提供一個整體性的視野。另外三次小型研討會(1997 年 9 月 6 日;1998 年 7 月 3 日;1999 年 1 月 5 日)則按地區分別討論現代儒家思想在日本、中國大陸/臺灣、韓國/東南亞的狀況及發展。7

  還有一次小型研討會則是由文哲所與德國萊比錫大學東亞研究所合辦,於 1997 年 4 月 18 及 19 日在萊比錫大學舉行;8其成果由該所莫里茲教授和筆者共同編輯成德文論文集《儒家思想:起源、發展、前景》。9 在計畫執行的最後階段,我們於 1999 年 7 月 6 至 8 日在中央研究院舉辦了「儒學思想在現代東亞國際研討會」,邀請各方學者就儒家思想在東亞各地(包括臺灣、中國大陸、日本、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等地)的現代發展,或者就現代儒學在整個東亞地區所面對的共同問題加以探討,並且針對「儒家思想在現代東亞」此一主題舉辦了一場座談會。

  在上述的五次小型研討會中,其中四次研討會的論文集已出版,其篇目分別如次:

《儒家思想在現代東亞:總論篇》
李明輝主編,「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七,1998 年
鄭家棟:〈近五十年來大陸儒學的發展及其現狀(1950-1996):歷史、境遇、成果、問題〉
李明輝:〈解讀當前中國大陸的儒學熱 〉
梁元生:〈前途未卜的鳳凰:「新儒學」與當代中國 〉
陳昭瑛:〈儒學在臺灣的移植與發展:從明鄭至日據時代〉
黃俊傑:〈戰後臺灣的儒家思想:存在形式、內涵與功能〉
溝口雄三:〈日本的近代化及其傳統因素:與中國比較〉
宋榮培:〈當代韓國儒學發展之概況〉
蘇新鋈:〈儒家思想近十五年來在新加坡的流傳〉

《儒家思想在現代東亞:日本篇 》
黃俊傑主編,「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八,1999 年
李澤厚:〈中日文化心理比較試說略稿〉
楊儒賓:〈人倫與天理─伊藤仁齋與朱子的求道歷程〉
黃俊傑:〈伊藤仁齋對孟子學的解釋:內容、性質與涵義〉
陳榮開:〈荻生徂徠的朱子學批判─對丸山說的檢討〉
陶德民:〈泊園徂徠學與明治時代的國家主義教育─藤澤南岳的思想〉
葉葉坦:〈「石門心學」的經濟思想與儒學─以石田梅岩為中心〉
渡邊浩:〈阪谷朗廬的思想〉
岡田武彥:〈楠本端山與幕末維新的朱子學與陽明學〉
子安宣邦:〈日本近代學者所表象的「儒教」〉
鍾彩鈞:〈現代日本學者有關中國朱子學研究之概況〉
附錄:林慶彰、金培懿:〈日本儒學史精要書目〉

《儒家思想在現代東亞:中國大陸與臺灣篇》
劉述先主編,「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九,2000 年
熊自健:〈張君勱的人權觀〉
林鎮國:〈中國佛教形上學的虛說型態:新儒家論佛家體用論〉
郭齊勇:〈中國大陸地區近五年來(1993-1997)的儒學研究〉
鄭宗義:〈大陸學者的宋明理學研究〉
李維武:〈中國大陸儒學的走向、限制與出路〉
小島毅著、廖肇亨譯:〈「儒教」與「儒學」涵義異同重探─新儒家的觀察〉
李明輝:〈李春生與儒家思想〉
洪銘水:〈洪棄生的「觀風」與「戰記」〉

Der Konfuzianismus. Ursprnge - Entwicklungen - Perspektiven《儒家思想:根源、發展、展望》Ralf Moritz /Lee Ming-huei(李明輝):“Einfhrung”(〈導論〉)Wolfgang Kubin:“Ein Mensch unter Menschen: Konfuzianismus und Gedchtnis”(〈人群中的人:儒學與回憶〉)Huang Chun-chieh(黃俊傑):“DieBesonderheiten chinesischer Hermeneutik - verdeutlicht am Beispiel der Geschichte der Mengzi-Exegese”(〈中國詮釋學的特色:以《孟子》注疏的歷史為例〉)Ralf Moritz:“Konfuzius und die 'Hundert Zeitalter’”(〈孔子與「百世」〉)Iso Kern:“Die Diskussion des Verhltnisses zwischen ‘ursprnglichem Wissen’(liangzhi)und empirischem Wissen(jianwen zhi zhi)durch Wang Yangming und seine Schler”(〈王陽明及其弟子關於「良知」與「見聞之知」的關係之討論〉)Liu Shu-hsien(劉述先):“Der letzte neokonfuzianische Philosoph: Huang
Zongxi”(〈宋明儒學殿軍黃宗羲〉)Wolfang Ommerborn:“Das Theodizee-Problem in der abendlndischen Philosophie und die Beantwortung der Frage nach dem Ursprung des Bsen im Neo-Konfuzianismus”(〈歐洲哲學中的神義論問題與宋明儒學對「惡」的根源問題之回答〉)Wu Chan-liang(吳展良):“Neoromantischer Konfuzianismus und Anti-Rationalismus in China zur Zeit der Vierten -Mai-Bewegung”(〈中國五四時代的新浪漫主義儒學與反理性主義〉)Gabriele Goldfu*:“Tradition als Zukunft. Betrachtungen zu Leben und Sptwerk von Hsiung Shih-li(1885-1968)”(〈以未來為傳統:論熊十力的生平與晚期著作〉)Hans-Georg Mller:“Eine philosophische Standortbestimmung des Neukonfuzianismus am Beispiel der Neuen Metaphysik Feng Yu-lans”(〈新儒學的哲學定位:以馮友蘭的《新理學》為例〉)Olf Lehmann:“Moderner Konfuzianismus zwischen‘Lehre’ und Argumentation - zum Problem von Anspruch und Begrndung bei Mou Tsung-san(1909-1995)”(〈在「學說」與論證之間的現代儒學:論牟宗三思想中的要求與證立之問題〉)Hans-Rudolf Kantor:“Tiantai-Buddhismus und seine Relevanz fr Mou Tsung-sans‘praktische Ontologie’”(〈天臺佛教及其對牟宗三「實踐存有論」的重要意義〉)Lee Ming-huei:“Das‘Konfuzianismus-Fieber’im heutigen China”(〈當前中國的「儒學熱」〉)Tu Wei-ming(杜維明):“Eine konfuzianische Sicht auf die Grundwerte der globalen Gemeinschaft”(〈從儒家的角度看全球社群的基本價值〉)

《儒家思想在現代東亞:韓國與東南亞篇》
李明輝主編,「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十,則預定於今年(2000 年)12 月出版。其篇目如次:
李明輝:〈儒家傳統與東亞的現代化─從李光耀與彭定康關於「亞洲價值」的爭論談起〉
李甦平:〈從韓國陽明學的發展看儒學的生命力〉
楊祖漢:〈韓儒「人性、物性異同論」及其現代意義〉
鄭仁在:〈韓國現代新儒家之形成及其展開〉
何成軒:〈越南儒學發展概況〉
李焯然:〈儒家思想與新加坡〉
朱浤源:〈儒之行者─沈慕羽於二十世紀的馬來西亞〉
此外,劉述先教授將其近年來省察儒家思想之成果輯為《儒家思想意涵之現代闡釋論集》一書,成為「當代儒學研究叢刊」之十一,於 2000 年出版。其篇目如次:
〈論孔子思想中隱涵的「天人合一」一貫之道─一個
當代新儒學的闡釋〉
〈論黃宗羲對於孟子的理解〉
〈論王陽明的最後定見〉
〈從道德形上學到達情遂欲─清初儒學新典範論析〉
〈從典範轉移的角度看當代中國哲學思想之變局〉
〈儒學的理想與實際─近時東亞發展之成就與限制之
反省〉
〈田浩《儒家論說與朱熹地位之提升》評介〉
〈論宗教的超越與內在〉
〈《人的宗教》校訂序〉
〈世界倫理與文化差異〉
〈起草「世界倫理宣言」的波折─第二次世界倫理會
議剪影〉
〈從當代新儒家觀點看世界倫理〉
〈儒家哲學在心理學上的意涵〉
〈通識與知情意─對於半個世紀以來通識教育的反
省〉
〈香港高等教育的歧途〉
〈論解決文明衝突問題的規約原則〉
〈中華文化在多元文化中的位置〉

附錄:〈母親的追思〉
至於在「儒學思想在現代東亞國際研討會」中發表的論文,除了筆者與朱浤源教授的論文已收入《儒家思想在現代東亞:韓國與東南亞篇》一書中,劉述先教授的論文已收入他自己的《儒家思想意涵之現代闡釋論集》一書中之外,其餘論文正在修訂與編輯中。為了讓讀者了解此一研討會所涉及的問題,玆將論文發表人及其論文題目臚列於次:
黃俊傑:〈徐復觀對日本政治與文化的評論〉
王晴佳:〈儒學與史學:錢穆歷史觀之分析〉
澤井啟一:〈近代日本儒學的展開〉
楊儒賓:〈和和哲郎論「間柄」〉
金忠烈:〈當代儒教在韓國的危機─借題提議展開儒教復興運動〉
朱浤源:〈儒之行者─沈慕羽於二十世紀的馬來西亞〉
李澤厚:〈說儒法互用〉
金春峰:〈儒家哲學與文化之體用及其現代意義〉
朱維錚:〈晚清的經今文學〉
景海峰:〈清末經學的解體和儒學形態的現代轉換〉
李豐楙:〈禮生與道士─臺灣禮儀實踐的兩個面向〉
潘朝陽:〈抗拒與復振─由明鄭至乙未臺灣儒學傳統〉
林月惠:〈牟宗三先生的文學觀─以三十年代的文藝思潮為背景〉
黃文宏:〈西田幾多郎宗教哲學的基本思路─試以「逆對應」為線索〉
陳昭瑛:〈清代臺灣教育碑文中的朱子學思想〉
黃麗生:〈近代山西商人與儒教傳統〉
李明輝:〈儒家思想與亞洲價值說─以李光耀與彭定康的爭論為例〉
郭齊勇:〈東亞儒學核心價值觀及其現代意義〉
杜維明:〈全球倫理的儒家詮釋〉
劉述先:〈儒學的理想與實際─近時東亞發展之成就與限制之反省〉
Ralf Moritz:〈儒家與現代化的多元性〉
Heiner Roetz:“Confucianism and Some Questions of Human Rights”
Yung Sik Kim(金永植): “Confucianism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East Asia”
Michael Friedrich:“Modern Confucianism and Philosophy”

  開完了「儒學思想在現代東亞國際研討會」之後,「當代儒學主題研究計畫」便進入了以「當代儒學與西方文化之互動與比較」為主題的第三期工作。我們選擇這項主題,除了由於文哲所在籌備之初所規劃的五個重點方向中有「比較哲學」一項之外,10 還有現實的考慮。中國自明末開始與西方有直接的接觸,自十九世紀中葉起,更因西方列強之叩關,而廣泛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在中國現代化的過程中,西方文化是主要的推動力量。儒家傳統在此過程中,自然也無法避免西方文化的衝擊。牟宗三與杜維明兩位教授曾有「儒學三期發展」之說,以先秦、兩漢儒學為第一期,宋、元、明、清儒學為第二期,當代儒學為第三期。他們認為:第三期儒學是回應十九世紀中葉以來西方文化的撞擊與挑戰而形成。「當代新儒學」之興起可以說是這種回應的結果。因此,儒家思想與西方文化的關係本來就是中國在現代化過程中必然要面對的重要課題。過去西方學術界長期籠罩於黑格爾和韋伯的中國觀之影響下,加上冷戰意識形態之作用,儒家思想在西方學者心目中呈現一幅頗為扭曲的形象。近年來,隨著冷戰的結束,意識形態之衝突逐漸為其他方面的衝突所取代。美國學者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的「文明衝突」說,雖不免失之偏頗,但也有一定的根據。因為他認識到:西方文化已逐漸失去了過去所擁有的霸權。在此情況下,我們目前處於一個比過去更為平等的有利地位,與西方世界對話,並重新檢討西方學者對儒家傳統的理解與詮釋。再者,文哲所在第二期計畫中探討了儒家傳統在近代東亞的發展之後,有必要從世界的視域來省察儒家傳統,自然無法避免中西哲學與文化比較與評價的問題。我們要探討:那些是現代化過程中具有普遍性的因素?那些是受到文化制約的因素?而在多元主義流行的今日,有一個問題特別引人注目,此即「世界倫理」的問題。1993 年在美國芝加哥的世界宗教會議中,許多宗教團體與個人簽署了由德國神學家孔漢思(Hans Kung)所起草的「世界倫理宣言」(“A Global Ethic:The Declaration of the Parliament of the World's Religions”)。199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成立了「世界倫理計畫」(Universal Ethics Project),其第一次會議於 1997 年 3月在法國巴黎舉行,第二次會議於同年 12 月在義大利拿坡里舉行,以後則舉辦區域性會議。遠東第一次區域性會議以「由中國的倫理傳統看世界倫理」為主題,於1998 年 6 月在北京舉行。劉述先教授曾出席了後面三次會議,從儒家的觀點參與對話。因此,我們相信我們的計畫能對這項主題有所貢獻。

  第三期計畫也採取與前兩期類似的模式。根據規畫,我們應先後於 2000 年 3 月、2001 年 3 月及 2002 年元月各舉辦一場小型研討會,分別就哲學、史學與宗教領域討論「當代儒學與西方文化的互動與比較」;然後於2003 年元月舉辦一場國際研討會,討論重點涵蓋哲學、史學、宗教三方面。迄今為止,第一次小型研討會已於今(2000)年 3 月 25 日舉行,論文發表人及其論文題目如下:

Lutz Bieg:“Confucianism in Germany: Reception and Stations of Its Understanding
in the 19. and 20. Century”
Ralf Moritz:〈處在儒家思想與歐洲近世哲學關係中的世界認識問題〉
陳瑋芬:〈井上哲次郎與東西洋哲學的交會─近代日本東洋學的成立與發展初探〉
鄭文泉:〈馬來西亞現代儒學〉
葉海煙:〈臺灣士林哲學的儒學詮釋─兼論其與當代新儒學對話的可能〉
金春峰:〈馮友蘭新實在論哲學與其「天地境界說」的關聯及問題〉
汪文聖:〈從胡塞爾的邏輯現象學來看牟宗三的《認識心之批判》〉
黎漢基:〈牟宗三對黑格爾歷史哲學的省思〉
彭文本:〈論牟宗三與費希特之智的直覺〉

  這些論文也將編成論文集,如今正在進行審查與修訂的工作。在第三期計畫進行的過程中,我們懇切希望得到各方面的支持與指教,俾使這個計畫能夠取得更多、更好的成果。* 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研究員/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合聘教授


  1. 《徐復觀文存》(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91 年),頁 260。
  2. 關於此一國際研討會的報導,請參閱劉述先教授的〈「儒學與現代世界國際研討會」簡介〉一文。此文最初發表於香港《明報月刊》1996 年 8 月號(總第 368 期),後收入他所主編的《儒家思想與現代世界》(臺北: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1997年)。三場座談會的記錄則刊於《中國文哲研究通訊》第 7 卷第 3 期(1997 年 9 月),頁 35-81。
  3. 此文後收入其《現代新儒學與中國現代化》(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7 年),頁 192-209。
  4. Tu Wei-ming ed., The Triadic Chord: Confucian Ethics, Industrial East Asia and Max Weber, Singapore: The Institute of East Asian Philosophies, 1991.
  5. Tu Weiming, Milan Hejtmanek, Alan Wachman eds., The Confucian World Observed: A Contemporary Discussion of Confucian Humanism in East Asia, Honolulu: The East-West Center, 1992.
  6. Tu Wei-ming ed., Confucian Tradition in East Asian Modernity: Moral Education and Economic Culture in Japan and the Four Mini-Dragons, Cambridge/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7. 關於 1998 年 7 月 3 日的小型研討會,請參閱李維武,〈臺灣「當代儒學主題計畫」第三次小型研討會述要〉,《哲學動態》,1998 年第 10 期,頁 17-18。
  8. 關於此會研討會的情況,參閱劉述先,〈「學到老,學不了」—法德學術文化之旅〉,香港《信報財經月刊》總 245 期(1997 年 8 月),頁 60-61。
  9. Ralf Moritz & Lee Ming-huei (Hgg.), Der Konfuzianismus. Ursprnge - Entwicklungen - Perspektiven, Leipzig: Leipziger Universittsverlag, 1998。 關於此書的內容,請參閱麥勁生教授的書評,刊於《臺大歷史學報》第24期(1999 年 12 月),頁 427-432。
  10. 其他四個重點方向是中國哲學、中國古典文學、中國現代文學及經學文獻。

回上層